付费会员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登录×
電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职场

无意义的工作为何存在?

克拉克:《论狗屁工作》一书提出,世界满是没有意义的工作,人们明知自己的工作无意义,但必须假装并非如此。

想象一下,你接了一项工作,为一个大型公司会议写一份两页的报告,你拿到了1.2万英镑的报酬,结果那次会议根本没有讨论这份报告。或者,你需要租辆车开上500公里,负责监督一个人的电脑被从一个房间挪到5米外的另一个房间。或者在一家出版公司当前台,电话每天响一次,此外你只需要把盘子装满薄荷糖,以及一周给一台老爷钟上一次发条。

这样的工作在戴维•格雷伯(David Graeber)的著作《论狗屁工作》(Bullshit Jobs)里比比皆是。这本发人深思又妙趣横生的书宣称,世界上到处是没有意义的工作,而且越来越多。

当今人们日益焦虑该如何在机器人、不体面的零工经济,以及科技带来的广泛破坏性影响下保住自己的工作,在这样的背景下,格雷伯的控诉听起来很奇怪。然而,这本书显然是有吸引力的。

如果格雷伯的观点听起来似曾相识,是因为这本书是由格雷伯在2013年为激进杂志《Strike!》撰写的一篇文章延伸而来。当时那篇文章非常热门,一度导致该杂志网站崩溃。在几个星期里,这篇文章就被译为十几种语言。《经济学人》(Economist)专门发表了评论文章。引用这篇文章的广告出现在伦敦地铁里。后来,英国对这个问题进行的相关民意调查显示,37%的人不认为他们的工作“为世界作出了有意义的贡献”。接着,荷兰的一份民意调查也得出了类似结果。

格雷伯是伦敦政治经济学院(LSE)的美籍人类学教授。格雷伯认为,这证明他发现了21世纪资本主义的某种重大特征:无数没有意义的工作被创造出来,只为了让人们得到雇佣,这看起来很像是20世纪的苏联社会主义。考虑到苏联社会主义的结局,未来的发展令人担忧。

如果事情真的是这样,那就很奇怪了。资本主义被认为理应会带来效率。随着技术进步,我们在任何类型的工作上花费的时间应该更少(约翰•梅纳德•凯恩斯(John Maynard Keynes)在1930年预测,未来人们每周只需工作15个小时)。

即使这种情况还没有成为现实,有关现代职场越来越疯狂的想法并不新鲜:到2019年,漫画《呆伯特》(Dilbert)在报纸上的连载时间就会达到30年。这部以讽刺手法描绘职场现象的作品成为了世界最受欢迎的连环漫画之一。

那么,为何格雷伯对于“狗屁工作”的定义依然能引起如此强烈的共鸣?格雷伯对其的定义是,毫无意义甚至有害的工作,员工们明知这份工作毫无意义,但必须假装情况并非如此。

格雷伯在他的著作里给出的答案很难让人彻底信服。身为无政府主义者的格雷伯是“占领运动”的口号“我们是那99%的人”的发明者。他认为,无意义工作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寻租的企業精英担心受剥削的员工得到更多可以用来思考的闲暇。

可能是这样。然而很难想象世界各地的公司都悄悄密谋要通过创造多如牛毛的无意义工作——并且为它们付钱——来控制民众。

在谈到人们为何选择留在他们自称鄙视的工作岗位上时,格雷伯的论述就比较有说服力。他认为这种现象的源头是一种受到神学影响而形成的工作伦理,它让人们相信,自我价值体现在劳动中。

但有多少工作是真正没有意义的,就没法完全说清楚了。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相关文章

相关话题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
赢咖娱乐歡迎您的光臨返回首頁赢咖娱乐